限制企業購房是抑制部分非剛性需求的重要舉措,這將為擴大供給滿足剛性需求留下更大想象空間。>>看更多精彩房價資訊

  昨日,關于九龍倉瓏璽項目公證搖號公開銷售過程中出現3家企業同時中簽的情況,杭州住房保障和房產管理局通知,在杭州住房限購區域范圍內,暫停向企事業單位及其他機構銷售住房(含商品住房和二手房)。6月24日、25日,西安、長沙也先后****政策,暫停企業在限購區域內購買商品住房。

  此前,長沙、杭州、西安、上海和南京等多個城市采取了“搖號購房”方式。其中企業也能參與“搖號購房”。但“搖號購房”卻問題頻出,引發公平性質疑。

  因為企業能參與“搖號購房”,一些外地投機客或沒有購房資格的人便能輕而易舉地獲得購房資格。這無疑加劇了住房供需的進一步失衡。同時,也讓原本有搖號資格的剛需一族大大減少中簽機會,是為不公。此外,企業的資金實力、融資渠道是個人無法比擬的,是為另一不公。

  隨著城鎮化水平的提升,土地資源日漸稀缺,房價不斷上漲,供給不足;在購房需求仍然增長的現實語境中,住房供需矛盾無疑加劇。從需求端來說,房地產剛性需求是無法調控的,而且應該積極去滿足。但非剛性需求卻是一個無底洞,姑且不論是否會引發金融風險的隱患,就單從供給角度來看,在獲利預期之下,恐怕增加再多的供給可能也無法滿足,正所謂溝壑難填。

  問題是,剛性需求并非導致如今我國住房供求矛盾的關鍵,投資投機性需求才是罪魁禍首。在嚴格實施限購政策之后,從個人購房的角度來說,投資投機性需求已經基本被堵住,但企業假如能夠購房,顯然有利于投資投機性需求開辟出另一條“光明大道”,必然形成政策“管涌”,從而導致房地產調控政策被架空。

  這些并非杞人憂天,而是已經發生的事實。前不久,審計署發布的2017年工作報告直指上市公司炒房亂象。數據顯示,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,投資房地產的上市公司數量已經增加至1655家,總共持有投資性房地產市值高達9904.17億元。非上市公司持有投資性房地產市值雖然未披露,但也應是不小的數值。

  因此,必須堅決抑制非剛需住房需求,回歸剛性住房需求,限制企業購房就是抑制部分非剛性需求的重要舉措之一,從而為擴大供給滿足剛性需求留下更大空間。

  就此而言,****暫停企業在限購區域購房的政策,至少有三個好處:一是有助于實現“搖號購房”的公平性,防止企業與剛需爭奪購房資格,加劇剛需購房的搖號難度;二是防止有人以企業名義投資炒房,西安市房管局負責人明確表示,這是為了“防止以企業名義投機炒房”,應該是有很強的指向性;三是抑制部分非剛需購房需求,從而改善住房市場供需平衡。

  也因此,一些地方政府****限制企業購房的政策,不僅是及時的,而且很有必要。

來源:新京報
佳歆地產網
責任編輯:Tina
日期:2018-6-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