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居財經 曾樹佳 發自廣州

  在地產“圍城”中,有人想沖進來,有人卻想擺脫圈里的束縛。

  近幾年,剝離房地產業務的企業并不少,但無論是為了業務轉型、優化財務報表,還是為了融資輸血,最終呈現出來的,都是眼花繚亂的市場交易。

  近日,海南亞太實業發布公告稱,擬以現金交易的方式,向亞太房地產出售所持同創嘉業全部84.156%股權,并擬以現金交易方式購買亞諾生物所持臨港亞諾化工51%股權。

  這家曾經聚焦于地產業務的企業,在行業調控的大基調下,融資與銷售都舉步維艱,業績難有起色。2016年至2018年,該公司扣非凈利潤分別為194.61萬元、-883.90萬元和-817.06萬元,難挽下滑趨勢。對此,它只能調轉方向,向醫藥行業轉型。

  地產行業的集中度不斷上升,小型房企在行業內,本身就不具有話語權;而調控的持續,更讓他們的生存空間瞬間變窄。面對這種情況,承受地產業務之重的企業,不得不拋售猶如“燙手山芋”的資產。

“逃離”房地產

  而同樣是為了謀求生存,參投過多家房企的中民投,其對于地產項目的剝離,則顯得有些大手筆。

  2019年以來,為解決流動性困難,中民投先是以121億元出售董家渡項目予綠地,此后其子公司中民嘉業,又以9.81億元的對價,將持有的上海嘉聞剩余50%股權,轉讓給了福建捷成,自此退出陽光城。

  目前,中民投正全面推進債務重組、資產重組和股權重組。對于拋售資產,中民投方面對外表示為,以上舉動是戰略轉型的部署。但論及戰略轉型,不得不提早已將剝離房地產提上日程的浙江廣廈。

  2015年8月,由于業務經營遇阻,曾經的百強房企浙江廣廈,宣布將退出房地產行業。四年之后,浙江廣廈于財報中,透露其已基本完成主要房地產業務的退出。

  樂居財經查閱數據獲悉,由于房地產板塊的逐漸脫離,浙江廣廈的營收已從2015年的23.42億元,降至2018年8.22億元。今年前三季度,該公司的營收也同比減少了83.92%,但凈利潤則大漲1011.71%至12.03億元。

  由此看來,轉型影視文化的浙江廣廈,似乎在剝離房地產業務之后,獲得了另一個生存空間。事實上,地產商轉型的例子比比皆是,萬達集團、泛??毓?、嘉凱城都在此列中。

  房企之外,對于一些不以房地產為主營業務的企業來說,他們也處于尷尬的境地,因為不大不小的地產資產,會造成各類成本的增加,牽制其主業的發展。于是在這類企業中,籌謀剝離房地產業務的,也不在少數。

  后來,監管層為防止募集資金變相輸血地產,對“涉房上市公司再融資”加強了管控力度;這進一步加快了“非房”企業的剝離進程。

  以資金礦業為例。今年2月,該公司擬增發股票募資;6月,中國證監會下發文件,明確就資金礦業的房地產業務進行了重點問詢。

  針對證監會的問詢,紫金礦業回復稱,截至2018年末,旗下紫金商務(即紫金地產)旗下所有房地產項目均已完成清盤,沒有庫存商品房在售,未完成銷售的車位已由存貨轉為固定資產(計入投資性房地產),由紫金商務服務自持,主要為自用或對外出租。

  為了顯示與房地產劃清界限的決心,于今年7月份,紫金礦業再發承諾函,明確表示,旗下資金商務目前房地產業務已清理完畢,且經營范圍已變更,不再包含相關業務;未來,資金礦業不會從事與房地產開發經營相關的業務。

  無獨有偶,萬澤股份也與紫金礦業一樣,試圖用去除房地產資產的舉動,來推動定增計劃。

  早在2016年3月,萬澤股份發布定增預案,主要用于投資先進高溫合金材料與構件制造建設項目,計劃募資13億,同年獲得監管層受理。隨后,該定增方案在三年中,已經歷了4次修訂,但仍處于“已反饋”階段。

  2018年年底,萬澤股份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,已從上年度的7.18億大降至2.59億。面對著現金流的逐步枯竭,萬澤股份既需要出售房地產項目來回籠資金,也需要以此來推進定增計劃的進展。

  經過四個月的停牌之后,今年5月份,萬澤股份公布了資產置換方案。其中,該公司置出了所有房地產項目予大股東萬澤集團,換回了醫藥資產。

  隨后,萬澤股份于7月2日發布承諾,公司及合并報表范圍內子公司的房地產業務,都已清理完畢,未來將不再從事房地產業務,不再新增房地產業務投入。公司的主營業務也將變更為微生態制劑、高溫合金的研發、生產及銷售。

  這筆資產的置出,對于萬澤股份定增計劃的“解凍”,將會有所幫助。類似于紫金礦業、萬澤股份,廈門鎢業、大港股份等對房地產項目的剝離,也是異曲同工之舉。